【降魔的/馬季X石敢當 - 扭曲原戲系列01】

閱讀前請看我一下啊哈 (๑❛ᴗ❛๑)
此文是走原劇情路線的 (◔◡◔)
就是想要嘗試一下把一些基情的小細節和關係給放大派糖這樣  ฅ( ̳• ◡ • ̳)ฅ
看過原劇而想文字重溫一遍的歡迎閱讀 ♬︎*(๑ºั╰︎╯︎ºั๑)♡︎
再說一句,結局了沒關係,我們這裡重新再來 ♥

———【01.劇情參考降魔的第一集】———

石敢當作為一隻精靈,初次見到馬季的時候,對於這個有能力喚醒他的命定之人有一種迷之唾棄。

在他沉睡之前,他曾幻想過,可以喚醒他的命定之人的模樣應該是仙風道骨文質彬彬,和他興趣相投,兩人的相處定是如兄弟一般的情同手足,一起降妖伏魔。

可現實是殘酷的。

在他被喚醒之時,沒有仙風道骨的道人,也沒有文質彬彬的俠士。

坦白說,比起被所謂的正義力量喚醒,還不如說是被臭醒的。做了三百年的春秋大夢被這一陣臭味給打斷,石敢當疲憊的睜開眼睛,感受到有一注水流正往他頭上澆來。

抬頭一看,馬季排泄後一臉享受的臉映入眼簾。還有……他胯間還掛著幾滴水珠的龐然大物……

終於將忍耐已久的尿意宣洩出來,馬季止不住的抖了抖身體,連帶著,連那幾滴水珠也一同準確無誤的滴在了石敢當的頭上。

這是什麼情況?對於這個隨地便溺的命定之人,石敢當的內心是拒絕的。

考慮著是要繼續睡回下去還是要教訓一下這個隨地排泄的粗俗之人時,馬季已經瀟灑的提起褲子準備離去。

"唉……只是個凡夫俗子,本尊又何必和他一般見識?"這麼安慰著自己,石敢當決定應該可以再睡一下下。

正打算合起雙眼,一聲慘叫讓他直接驚醒,睡意全被嚇跑。石敢當看向了聲音的來源,只見馬季一整個跌坐在地,嘴裡嚷嚷著“有鬼……有鬼……”。

“孤魂野鬼,竟敢隨意嚇唬人!容不得!”一股正義之火從心底燃起,許是好幾百年沒有降妖伏魔了,這隨便遇到個孤魂野鬼他竟然會感到興奮。

从容他沉睡百年的神石中慢慢現形,石敢當扭了扭自己的脖子,果然睡三百年真的是有點太多了,感覺身體都不是自己的了。

嗯,他還沒發現此刻感覺身體不是自己的了是因為他和神石被種在土裡太久了,身上百分之百的都被石塊和泥土全數覆蓋了。

伸了幾個懶腰,正準備好要大展拳腳,回過神才發現,欸?人呢?

原本跌坐在了那架紅彤彤的轎子旁邊的馬季早已不見了身影。石敢當這下倒是忽然的懵了,剛剛不是還嚷嚷著有鬼嗎?怎麼這一轉頭人都不見了?

莫不是讓那惡鬼給抓了去?

“可惡!膽大包天的惡鬼!”石敢當跺了跺腳,“本尊就是拼了命也得把那凡人救出,就當是還他喚醒本尊的一尿之恩。”

已經陷入了自己想像無法自拔的石敢當,連忙掐指運行尋人之術,尋找身上尿液的主人的所在之處。

閉起眼睛,卻是把世間的所有人看了遍。他在重重人影中尋找剛剛就在他身上撒尿的那個人。

許是他們之間真的有著不平凡的聯繫,平時要花好長時間來尋的人,這回竟是一閉目就感應到了他在哪裡。

“這裡!”一睜開眼睛,石敢當就立刻鎖定了馬季的所在之處,立馬往那個方向瞬移而去。

而到的那一瞬間,石敢當都已經準備好了要喚出他的武器,卻沒看到預想之中的畫面。

他只看見,馬季現在處在於一間特別簡陋的屋子。屋子不是很大,但是卻不髒。一個雙層的床已經占了屋子的好多空間,中間置放著一張桌子,另一邊就是廚房了。狹小的空間,零零亂亂的雜貨散在了屋子的每一個角落。

石敢當收齊了自己的弓箭,他沒感受到魔的氣息。這個地方,就連一絲帶有邪惡的氣味都沒有。

本來還坐在桌子旁的馬季忽然站了起來。他走到了一個抽屜前打開了它,並從裡面拿出了一包珠子。他就這樣看著那包珠子,失了神。

石敢當看著馬季呆呆的臉,伸手在他面前擺了擺,卻沒成功喚回他。

“本尊在做什麼?”石敢當一時恍然大悟,頓覺自己刚才有些愚蠢,“天眼未開,這個凡人又怎麼能看得見本尊呢?”

“不許拿我的寶物!”一把稚嫩的聲音忽然從門外傳來。

石敢當轉過身正要看是怎麼一回事,就是感覺到有一個小東西直直的穿過了自己。

在回過頭看來,就看見馬季前站了一個小男孩,手上緊緊攥著前一秒馬季還拿著的那一包小珠子。

伴隨著的,是一名年輕媽媽對她孩子的輕聲呼喝和對馬季的抱歉。

“要不這樣吧!”馬季掏出了一些紙鈔,對那孩子說道,“你這些寶物,我都買下了!”

母親和孩子的驚訝讓石敢當知道了這些東西絕對不值這個價錢,可是馬季還是一意孤行的將手裡的鈔票塞給了他們。

“你要答應我,你媽媽生病了,你要留在家裡好好照顧她,不可以晚上再去馬路尋寶了知道嗎?”原本以為馬季是個粗鄙的莽夫,可在他說這句話的時候,石敢當竟然從他眼裡看到了一絲絲的溫柔。

也許這個莽夫,並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不堪。

也許跟著他,會比回去石頭裡睡覺來得更好。

他再怎麼說,也是喚醒自己的人,而且剛剛施展法術時可以準確的定位到這個男人,石敢當覺得,馬季絕對不是一個單純的莽夫。

在馬季進入自己的車離開的時候,並沒有發現,石敢當已經一臉乖巧的坐在了他的旁邊。

隨著馬季回家,看著馬季的生活方式,石敢當試圖的要找出馬季讓他覺得與眾不同的原因。也許是世界真的變得太快,有時候他坐上馬季的車一起出去時,更多的是在研究著周圍的人事物,反而倒是把馬季晾在了一邊。

那棟建築物好高啊!不會掉下來嗎?
那間店賣的是什麼啊?為什麼這麼多人排隊?

每一天看到的世界都不一樣,石敢當感到新鮮極了,更加的覺得出來看看世界不回去石頭裡睡覺是個正確的選擇。

那邊怎麼回事啊?為什麼大家都那麼慌張?

什麼聲音!?

突如其來的連環槍響震到了石敢當,他都還來不及反應怎麼回事前,只見兩個人就突然的沖出來攔著了馬季的車,隨後也不打一聲招呼的就上了車,直接把他从副駕駛的座位擠到了馬季的旁邊。

“是魔!”這兩人一上車,石敢當便立刻聞到了只會從魔身上發出的腐肉味。

他的雙手暗自握拳準備取出他的弓箭立馬將魔射殺,卻又忽然的想起了馬季還在身邊,要是嚇到他也發生什麼意外,這絕對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結局。

深思熟慮后,石敢當還是默默地把雙手放下,可是緊握的拳頭卻沒有放開。

一路上馬季都想盡辦法要騙過這兩個人,想要找個地方逃跑找人將他們一網打盡。誰料一輛反方向行駛的巴士將他的計畫破壞了。

副駕駛的那個男人立馬便反應過來馬季是在耍他們,毫不猶豫地舉起槍就想斃了馬季。石敢當嗤笑了一下,一隻手便抓住了那把槍。

“本尊的恩人,豈容你們說殺便殺,”雖然是魔,卻沒辦法見他真身,看來道行尚淺,石敢當便也沒那麼緊張了。

直到看到後座的人將那黑漆漆的槍口對準了馬季的腦袋時,石敢當微微皺了皺眉頭。馬季被嚇得手忙腳亂的隨手便抓了上次從那小孩買來的珠子便是往後一丟。石敢當計上心頭,便利用了那一顆小小的珠子準確的塞入了那槍口之中。

"砰!"一聲巨響,馬季依舊相安無事,可後座那人已是一命嗚呼。

“作惡多端之人,必然自食惡果,”看著那人沒合上的眼,石敢當歎了一句。

可是現在的情勢緊急根本容不得他多嘆一秒鐘,後方另外一輛緊緊追著他們的警車已經追上了他們。

那警察正要開槍,一聲怒吼震碎了馬季的車窗。警車避之不及便是直直的撞上了路旁的垃圾堆里。那男人一回過頭來,竟是看見了他。

“你是誰?”男人眼瞳的紅還沒完全散去,石敢當心道一聲不妙,正要出手,馬季這卻是更加的麻煩了。

車來不及停下,直直的撞上了前面的大貨車。石敢當急匆匆的使出法術護著馬季,穿過了那兩大貨車后,車頂被削了去,身旁的魔也早已斷氣,唯獨馬季安然無恙。

這件事情當然造成了小小的轟動,可是馬季覺得自己既然沒事,也不想再醫院多留一天。畢竟醫院的費用可是按天數來計算的,不是還有那麼一句話嗎?“金窩銀窩都比不上自己的狗窩。”當下知道了檢查報告自己依舊壯得像頭牛后便辦理手續回家了。

那個夜晚,趁著馬季已經陷入沉睡之時,石敢當也終於敢現身。他站在了馬季的床邊,彎下腰認真的端詳這個人。

他總是覺得這個男人和其他人不一樣,卻又說不上來到底哪裡不一樣。

“滴”

咦?怎麼會有泥土滴在他臉上?石敢當越湊越近的想要看清楚,正好馬季感覺到臉上的不對勁,睜開了眼睛。

嗯,他們的臉彼此的距離近得不可思議。

“啊啊啊啊,”寧静的夜晚,在馬季爆發出這一聲尖叫後宣告結束。

————TBC————

我承認我有把石敢當給稍微萌化和呆化了Ծ ̮ Ծ
說的是走正劇路線可是我心目中的小精靈就是這樣萌呆萌呆的 ✧(≖ ◡ ≖✿)

下一篇的文,大家想要第二集的故事,還是先開一發車呢?
先說好,開車的話不許舉報我 ◉‿◉

順帶求一下文文的評論 (๑❛ᴗ❛๑) 正面的負面的都可以喲有評論才有進步麼麼噠 (ฅ>ω<*ฅ)

评论(52)
热度(34)

© 想吃熊肉的花兒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