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魔的/馬季X石敢當 - 扭曲原戲系列02.上】

講真,第二集實在是好長好長啊 〒_〒
所以寶寶決定分兩部分來寫了 ::>_

扭曲原戲真是好久一更啊 (。•́︿•̀。)
希望大家都不要忘了原戲有多給裡給氣啊 (๑❛ᴗ❛๑)

————【02.劇情參考降魔的第二集前半部分】————

隨手抄起了一個枕頭就往那個泥人丟去,沒想到枕頭卻是直直地穿過了那個泥人的身體,落在了地板上。

“糟糕!”石敢當也沒想到馬季會突然的惊醒,為了避免曝露真身,便立馬隐身在旁,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就差那麼一瞬間,在馬季打開燈的時候,石敢當也在那一刻消失。打開了燈的馬季,還哪看到什麼泥人。維持著双手握拳准备打架的姿势,下一秒迎来的就是母亲梁晶晶劈头盖脸的一顿骂。

天珠?那是个什么东西?捕捉到了梁晶晶对马季说要请回来挡煞的所谓神物,石敢当不禁皱起了眉头。

“这些所谓神物听起来就知道不过是拿来骗骗无知妇孺的东西,”石敢当冷哼了一声,“还不如把本尊请回来来得实际呢!马季这次大难不死,还不是本尊在暗中相助。”

梁晶晶总算训完了马季,離開了房間。石敢当也总算松了一口气,抬头一看,卻看见马季正擦了擦他脸上的泥渍,心道一声不妙。

又不能上前去给他抹掉,石敢当懊恼的在一旁直跺脚,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呢!

马季也没再一次的大呼大叫,倒是很冷静的跑进厕所里,打开水龙头用水冲了冲自己的脸。

只是石敢当可没忽略,马季一直在颤抖的双腿,以及他一直在念念有词的说着“有怪莫怪,不要搞我啊!大不了给您烧些好东西了啊!”

“无知凡人,”这些用来敷衍孤魂野鬼的话竟套在了他身上,石敢当没来由就是一顿恼,“要不是你对本尊有恩,本尊铁定饶不得你。”

只是不管石敢当如今怎么恼火,马季都感受不到的。洗完脸后马季就立马地冲上床拿着被子盖过了头不再冒出来。

夜已深,石敢当也略感疲累了。看着马季一直往边上缩成一团的身影,心想这床还能容纳下他,便打算上床就寝。

“不对,本尊如今满身泥泞,怎能随意玷污凡人的东西呢?”洁癖发作,石敢当便是立刻站了起来,看了看房间周围,最后撇着嘴蹲到一个小角落抱着自己默默睡着了。

——————————

第二天一早,石敢当才刚苏醒,马季却是已经离开。伸了伸个懒腰,再随意的闭上眼感应了一下马季此刻身在何处。睁开眼睛,就已经站在了他的身边。

“所谓的灵异事件不过是一堆巧合的事情同时发生而已,”顶着一个仿佛被炸过的头发,那男人是这么对马季说的。

石敢当很不喜欢这个男人,莫有为,他听见马季是这么叫他的。這個莫有為的所有論點都在否定著他的存在,這讓他感到很不舒服。

石敢當很想現身跟這個莫有為說清楚,紅眼是因為那群賊人被魔控制了,才不會是因為他說的什麼身體對危險訊號的折射。還有玻璃碎開也是因為魔在作怪,若不是有他在,馬季就完了。

“算了!”深呼吸了一口氣,石敢當最終還是忍了下來,“本尊貴為精靈,不和你們這群凡人一般見識。”

就這樣,石敢當就一直跟在馬季的身邊,又從莫有為的家,去到了另一個地方。

一踏進去,石敢當便是先丟下了馬季到處看看,畢竟現代社會的一切對他來說都太新鮮了。

這個地方,看起來好像是古代的酒樓啊!他去到了一間一間的包廂,也經過了有好幾個穿著白色衣服的廚師拿著鍋鏟在炒菜的廚房。

看來也和古代沒什麼差別嘛!石敢當這麼想著,念頭一動,便立刻回到了馬季的身邊。

反倒馬季這裡,好像是在進行什麼奇怪的交易,讓他更是好奇。

他聽見那個帶頭的大叔説什麼“標會”的,也不知道怎麼的玩法。

“小馬小馬!”雖然知道馬季根本聽不到他說話,但是石敢當還是一整個很好奇的在他耳邊問了很多問題,“什麼是標會啊?怎麼玩的啊?利息怎麼算啊?價高者得嗎?”

馬季一臉嚴肅的在思考,正要打算下筆之時,就聽到龍貓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身子不好的妻子即將分娩,龍貓比起其他人,更加的需要這筆錢。

馬季本來打算寫一千的,標會得來的錢就可以給梁晶晶買她一直念念不忘的天珠。可是在寫到最後一個零的時候,聽見了龍貓對師太說的話,毅然而止。

最後一個零還是沒寫下去,無意外的,龍貓得到了這筆錢。

“馬季,”石敢當讚賞地打量著馬季,“你又再一次讓本尊對你刮目相看了。”

馬季失落的表情落入了彪哥的眼裡,這裡的酒席才剛結束,彪哥就把馬季找過去,大方的借了他一筆錢。

儘管馬季不想收下這筆錢,然而彪哥盛情難卻,他也只能不斷連續道謝,承諾自己會儘快還錢。

看到馬季收下那筆錢,心心念念著的都是給梁晶晶買天珠,石敢當對馬季的好感度也是慢慢的在上昇。

一個市井之人,對朋友有情有義,對母親又是孝順至極,他可能是比較粗俗,可是終歸也算是個好人。

——————————

每一個晚上都在馬季的車上到處兜風,儘管沒有感受到魔的氣息,可是石敢當還是沒夠鬆懈下來。

一邊學習和接受著現代的新知識新文化,一邊感應著四周不尋常的氣息。許是魔還沒有真正的甦醒,別說魔了,就連一點點屬於邪方的邪氣都沒感受到啊!

“看來今晚又要空手而歸了啊!”石敢當的左手托著下巴,有些無奈的看著窗外一直在變幻的場景。

此刻坐在後面的男子也只是個普通人,一整個晚上都沒感受到一點魔的氣息讓石敢當現在已經有點無聊。

馬季突如其來的轉身,卻是把魂遊在外的他給結結實實的嚇了一跳。要知道作為一個活了上千年的精靈被一個凡人嚇了一跳,這說出去得有多丟臉啊!

“小馬你!”石敢當氣鼓鼓的看著馬季,“到底是在幹嘛啊!”

不看還沒覺得,石敢當這一看到馬季的表情,警惕心也跟著上來了。

跟著馬季這麼多天,他從來沒看到過馬季對誰露出這麼一副警戒心超強的表情。就算後座的男子不是魔,也絕非善類。

石敢當當下便是立刻運功,隨時準備要出手攻擊這個打算對馬季不利的男人。

事情實在是太出乎意料了,石敢當都準備要一把劍就往那人懟過去了。沒想到,他的企圖,居然就只是馬季的一雙襪子。

如果此刻馬季看得到他,他和馬季的表情一定是張大嘴巴的四目相對。

石敢當不明白,這到底是什麼情況。他只知道馬季以高價把自己穿著的襪子賣給了對方,而對方也如獲至寶似的捧著襪子離開了。

果然現代社會,還有好多事情是他不知道的啊!

————TBC————

題外話:
其實寶寶最近很吃賊王X亨少這對的安利啊 (◍ ´꒳` ◍)
特別帶感有沒有 ♬︎*(๑ºั╰︎╯︎ºั๑)♡︎
寫小短篇的話好像就不適合艾特降魔的這話題了吧真頭痛呢 ┐(´-`)┌

评论(11)
热度(22)

© 想吃熊肉的花兒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