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魔的/馬季x石敢當】石敢當 GO!

惡搞向 (๑❛ᴗ❛๑) 接原劇情的結局之後
本來想寫一個梗然後發現寫不完
所以應該會有下文  ฅ( ̳• ◡ • ̳)ฅ
這篇算介紹文吧 (◔◡◔)
鋪梗系列 ( ̄ิ∀  ̄ิ๑)

————《石敢當 GO!》————

石敢當選擇了与魔玉石俱焚,而作為他的好兄弟,馬季選擇了成全他。

孤獨的一個人走上了降魔的路,馬季知道這是石敢當對他的期望,所以不管遇到再強大的妖魔鬼怪,比起一開始會撇下石敢當而逃,沒了石敢當的他卻是越戰越勇。

只是偶爾,還是會感到孤單啊!

少了那個每次降魔就會拉起他的弓箭一起並肩作戰的兄弟,少了那個每次在家都會嘮叨嫌棄他的石精靈。

是夜,馬季駕著他的的士在到處流轉,身邊少了那個一直叫他去這降魔去那伏妖的聲音,總覺得這一路上都少了什麼。

心煩意亂的,馬季乾脆直接找了個路邊就把車停了下來。他每次都覺得石敢當特別的煩,可沒想到石敢當這麼一消失,竟像是把他整個世界都抽離了。

“兄弟,”馬季看著他身邊的空座位,無限唏噓道,“幾時回來找我一起降魔啊?”

“這裡有只精靈啊!”窗外忽然響起一陣女聲,“快抓他!”

“精靈?”這倆字驚醒了馬季,他連忙下車跑去查看。

也許可能,會是他也說不定。

答案無疑是讓馬季失望的,他沒有看到石敢當。只有一群少男少女圍在了一起,低著頭拼命滑著自己的手機。

又是那款抓精靈的遊戲啊!馬季自嘲般的笑了笑,曾經他也沉迷過這個遊戲,直到他的好兄弟因此送命,他便也不再玩了。

失落的回到了的士上,像是神差鬼使般,他也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打開了這款遊戲。

“好久都沒抓精靈了啊!”馬季看著熟悉的頁面,想起最後一次抓到的精靈是在浴室抓到的啓暴龍,就感到一陣好笑。

那時候,石敢當就正坐在浴缸裡浸浴,還跟自己分析著魔的動態。然而那時候他只顧著捉啟暴龍,對石敢當的話充耳不聞,因此激怒了那只真正的小精靈。

電話介面上的遊戲正在運行,地圖上一片空蕩蕩,一隻精靈都沒有。馬季隨手劃了幾下,便覺無聊的要把遊戲關掉了。

“砰”!突然空蕩蕩的畫面跳出了一只精靈。

看著那只精靈,馬季只覺得全身的血液都仿佛凝固了一般。這只精靈,不屬於這個遊戲。

不是啟暴龍,也不是皮卡丘。

這分明就是石敢當!

這塊呆呆笨笨的石頭,在他家被供奉了這麼久的石頭,馬季一眼便是認了出來。

回過神來,馬季急忙的就在他的電話上亂划,精靈球一顆一顆地丟了出去,卻是怎麼都沒辦法抓住石敢當。

直到最後紅色的精靈球都被耗盡了,馬季也毫無猶豫的開始丟出為了捕捉高級精靈而辛苦存下的藍色精靈球。

看著精靈球的數量越來越少,馬季就越是心急如焚。

“石敢當!石敢當!石敢當!”就如往常他如何呼喚石敢當般的叫了三次,馬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現在絕對不能衝動行事,“我一定會抓到你的。”

終於,在剩下最後三顆精靈球的時候,他終於成功抓住了石敢當。

馬季此刻十分緊張,雖然說抓到了石敢當,可這終歸是在游戲之中。這個石敢當,是不是他所認識的那個石敢當?

而奇怪的是,在抓住了石敢當之後,這個遊戲就像是當機了一般,沒有了接下來任何該有的反應。

“石敢當?”馬季小心翼翼地輕呼了一聲。

“小馬,”電話裡竟然傳出了久違的,石敢當的聲音,“放本尊出來,這裡好擠。”

沉寂了好久的心情,此刻忽然間的就炸了開來,馬季紧張的就連說話都不利索了。

“我……我要怎麼放你出來?”遊戲的頁面依舊沒變,馬季卻不敢亂按,怕的是不小心按錯了什麼,石敢當又再一次的消失,“我只會抓精靈,不會放精靈啊!”

“本尊此刻就在你的電話之中,”石敢當憋屈的聲音再一次傳出,“你儘管退出遊戲。”

按照這石敢當的要求,馬季按了返回鍵。遊戲的頁面消失,主頁面取而代之。

只是在那主頁面上,出現了一個小小而又熟悉的人影。

“石敢當,真的是你!”再一次失而復得這一隻精靈,馬季的心情何止是激動,“我以為你跟魔一起消失了。”

“本尊也覺得這一次必定是跟魔玉石俱焚,”回想起那一天的事情,石敢當也是不可置信的,“在本尊即將失去意識的那一刻時,忽然覺得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把本尊給吸了過去。本尊甦醒回來時,就發現自己已經身處在你的電話當中了。”

“這麼說來,”馬季聽不明白,卻還是努力的想要理解石敢當說的話,“你沒有完全消失,是因為我的電話把你吸了進來?”

“本尊其實也不瞭解,大概就如有為兄說的,是因為能量問題吧!”自己無法說明的問題,石敢當嘗試著用莫有為那一套來解釋,“本尊那時候能量極弱,即將消失之時,卻被小馬你的電話刹那產生的能量吸了進來。本來應該被吞噬,卻又因為小馬你跟電話的形影不離,間接的渡給了本尊一些能量,好讓本尊維持著自身意識,不被吞噬,所以才能支持至今。”

“你說什麼我都聽不懂啊!”這些話若是跟莫有為說,大概他們可以聊個三天三夜。然而他就只是個開的士的,又怎麼可能聽得懂!“那你什麼時候可以回來?”

石敢當知道,馬季指的回來,是現身在他跟前,而不是像現在這樣,通過了一道屏幕。

“本尊被魔重創,”石敢當歎了口氣,“回來絕非短期內之事。”

“你被魔重傷了?”好不容易放下了心頭大石,又再一次吊到了嗓子上,馬季緊張的問道,“你的傷怎麼樣了?我該怎麼救你?是要把電話放進浴缸裡面嗎?”

“不必,”感受到馬季的擔心,石敢當覺得內心仿佛有股暖流流過,“你成日與電話形影不離,本尊依賴你渡過來的能量就足夠了。”

“那你至少給個期限啊!”馬季還是十分關心這個問題,“你什麼時候才能回來?我要好好的跟你啤一啤呢!”

“三個月,”石敢當算了算大概時間,便給出了這個答案,“最多三個月,本尊就能重現人世了。”

“三個月啊!你說的啊!”像是害怕石敢當忽然反悔,馬季指著屏幕裡的小人兒再三確認道,“最多三個月呀,三個月後你就必須出現啊!不然……不然我就把我的電話丟糞坑裡啊!”

“本尊從不說謊,三個月!”石敢當挺起胸膛說道,隨後,他神色古怪地說了一句,“只是這三個月,就有勞小馬,過一些清心寡欲的日子了。”

說完,馬季都來不及問石敢當說這是什麼意思,一個轉身,他便消失了。

隨後,主頁面忽然彈出了一個框框,顯示著相冊裡的一些影片正在被刪除。看了看影片的名字,馬季內心猶如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

“啊啊啊啊啊!”馬季爆出一聲哀嚎,“我的珍藏啊!”

拼命的按著取消鍵,可是電話卻仿佛感應不到他,逕自的在刪除著,直到相冊裡的某一個文件夾完全清空。

“石敢當!”此刻馬季總算明白了,石敢當最後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嗚嗚嗚嗚蒼老師!嗚嗚嗚嗚波多野姐姐!

石敢當你個混蛋!

————《石敢當 GO!》完結————

评论(26)
热度(38)
  1. 披著兔皮的老虎安安想吃熊肉的花兒繪 转载了此文字

© 想吃熊肉的花兒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