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虎X夸世代/杜天宇X潘荣亨】《一个月》楔子

小小的發一章來試試水溫 (๑❛ᴗ❛๑)
終於寫到賊王和亨少了好嗨森 <( ̄3 ̄)>哼!
然後發現我還是比較喜歡馬季和石叮噹 (◔◡◔)
嗯大概就這樣大家閱讀愉快麼麼噠 (◍ ´꒳` ◍)

————《一个月》楔子————

被接回大宅的时候,潘荣亨一句话也没说。

任由那些佣人拼命在他身上用柚子叶扫过,嘴里念叨着“坏的去好的来坏的去好的来”。

“少爷,”卿姨走上来,担忧地关心道,“你没事吧?别怕,你安全了,没事了哦!”

像是在哄着小孩的语调,卿姨可是看着潘荣亨长大的老佣人了,从来都把潘荣亨当是自家小孩来照顾,容不得别人对他造成半点伤害。

这回潘荣亨被那群贼人绑架囚禁了整整一个月,一个月来潘老爷不断地跟那群贼人斡旋都没办法让他们释放潘荣亨。

少爷一定受了很多苦了,想到这些,卿姨的心就忍不住抽痛。

还好现在总算安全回来了。

“我没事,卿姨你别担心,”总算听到熟悉的声音,潘荣亨紧张的心情算是平复了一点,“我不是很舒服,先上房间休息了。”

“好好好!”潘荣亨肯跟她说话,卿姨已经觉得很开心了,“你先去休息!晚饭好了我再叫你。”

“不必了,我没胃口,”这么说着,潘荣亨转身就要上楼,“卿姨,帮我跟我爸说,我和尚家六小姐的婚事,取消了吧!”

“欸?可是……”卿姨都还没来得及问,潘荣亨已经转身上楼了。

关上了房门,潘荣亨大大的吐了一口气。

他看着房间的一切,总是觉得熟悉得来又很陌生。明明只是才离开一个月而已啊!他平时一个人去旅行,就算半年也觉得没什么。

只是这一个月,太漫长了。漫长得他差点以为他的一生就这样了。

潘荣亨走到了那全身镜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憔悴了许多,丝毫不复一个月前那意气风发的亨少。

如果别人看见了,一定是以为他是因为这一个月被绑架,吃不好睡不暖才会这么憔悴的。

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之所以会搞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拜绑架他的那贼王杜天宇所赐。

潘荣亨的双手在颤抖,他慢慢地脱下自己的外套,扯开他的领带,再把衬衫的纽扣一颗一颗解开。

等到他全身赤luo地站在镜子前时,他的眼泪也已经止不住了。

各种青紫淤痕,深深浅浅地布满了他的身躯,就连双腿之间也有。还有身后传来的撕裂刺痛感,从一个月前就一直伴随着他从来没有愈合过。

这满满的印记,都在诚实地告诉他,这一个月他和杜天宇之间过得有多疯狂。

不,应该说,杜天宇对他有多疯狂。

“杜天宇!”他的右手抓上了左边肩膀上的一个吻痕,指甲深深的掐了进去,像是痛苦得不能自己。

潘荣亨恨杜天宇吗?

一开始杜天宇对他的强取豪夺,他是一定恨的。

他是个被虐狂,也是个变装癖。可这不代表他可以接受和男人的交往,他也是个堂堂正正的男人,也是想要和心爱的女子结婚生子的。

可是这一切都在杜天宇进入他的那一刻完全破灭了,潘荣亨承认,在那一刻,他是真的有想要抢掉杜天宇的枪。

两发子弹就够了,一枪开在杜天宇的胸膛,一枪开在自己的脑袋。

可是,直到在杜天宇的手下表示收到钱要啥了自己灭口,而杜天宇拼命保下他,还因为他亲手杀了自己的手下时,他内心的恨在崩裂。

“我不是要救你,”杜天宇看了看他,眼神暗沉了一下,“你还有利用价值而已。”

潘荣亨知道,他在说谎。

只是一个月,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不再是单纯的绑架犯和人质了。

这一个月,发生的事情,足以颠覆潘荣亨的整个人生了。

————《一个月》楔子 完结————

评论(23)
热度(35)

© 想吃熊肉的花兒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