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魔的—續】降魔的之肇事者⋯⋯第六章

久違了 ❤️
也不知道還有沒有人看
就是想要寫就對了 😤

怎麼寫到這麼久都還沒寫到我可愛的石精靈出場啊 🙃


—————第六章—————

這話剛說完,莉莉也沒有理會啤啤和梁晶晶的反應,擅自抓起了啤啤的手就這麼消失了。

也就剛好在同一時間,門被打開了。馬季進了屋子後立馬讓出了一條路,緊跟著在他身後走進屋子裡的是抱著Amica的莫偉豪。

「這是怎麼了嗎?」梁晶晶都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啤啤和莉莉消失的事情,這裡兒子們又抱著了一個女人進了屋子,讓她一時間懵了一下。

「把她放在沙發上吧!」馬季把沙發上隨意散亂的報紙給推到一旁。

莫偉豪繞過了前面的小茶几,小心翼翼的把Amica放在了沙發上,便是蹲在了她的身前。提起了她的腳踝,心疼至極地看著那已經紅腫起來的區域。

「小馬,」看著莫偉豪的反應,梁晶晶雖然覺得奇怪,可是卻沒有打擾他,反而問小馬「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些粉在樓下差點撞到這個女生,剛好她是豪仔的朋友,所以就把她帶上來擦一下鐵打酒,」馬季簡短的向梁晶晶說明了現在的情況「阿媽,鐵打酒放在哪裡了啊?」

「在第二個抽屜裡面,你自己找去,」明明是和馬季說著話,可是梁晶晶的視線卻一直沒離開過莫偉豪的身上。

聽到這是莫偉豪的朋友,而莫偉豪此刻對她又是關心至極的樣子,梁晶晶的內心早就樂開了花。

估計這個女生,應該就是莫偉豪之前說過的,喜歡的女孩子了吧!

「那個,」梁晶晶湊上前去,問道「妳沒事吧?」

「我沒事的,」Amica對梁晶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道「就只是稍微扭到一下而已,小事情。」

「扭到怎麼算小事情呢!」莫偉豪聽見Amica這麼說,頓時不悅了起來「萬一留下後遺症怎麼辦!」

「哪有這麼嚴重啊!」Amica微微皺眉,不悅道「我又不是玻璃做的,摔一下就碎。」

「小馬,鐵打酒還沒找到嗎?」似是覺得等得太久了,莫偉豪回頭看了看還在抽屜裡埋頭尋找的馬季。

「抽屜裡太亂了你等等,」把那一層層疊在上面的雜物移開,馬季真的被這看起來小小卻容納了這麼多雜物的抽屜給驚呆了。

「你怎麼找一瓶鐵打酒都找不到啊!」梁晶晶走了過去,嘴裡卻一直責備著馬季的辦事不力「讓開我來找。」

就在大家的視線都被轉移開來的時候,Amica一個抬眼,雙目不再是黑白分明,而是漆黑一片。

屋子裡的時間在她的法術下被瞬間靜止,不管是馬季在翻找著鐵打酒的動作,梁晶晶往馬季走去的腳步,還是莫偉豪有些焦急的表情,都被定格在了那個瞬間。

就連空氣的流動都被靜止。

Amica把腳從莫偉豪的手中抽了回來,她站起來拍了拍自己的裙子,打量了一下屋子的四周圍,便逕自的往裡面走去。

「石敢當,」Amica邊走邊看著這屋子裡的每一個角落「你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生活的嗎?」

她閉上了眼睛,嘗試在這屋子裡感應到石敢當存在過的痕跡。從浴室到房間,她走得很慢,仔細的看完每一個角落。

沒有,什麼都沒有。

彷彿石敢當從來沒有出現過在這個地方。

可是這怎麼可能?只要是精靈,不管去到哪個地方都會留下一點點自己的靈力,就算是已經消失了的精靈也一樣。

而那些靈力,雖然說是會隨著時間的過去而慢慢消散,但是石敢當這種修煉了千年的精靈所留下來的靈力,是絕對不可能一朝一夕就能散得無影無蹤的。

沒發現到了石敢當的靈力,卻是感受到了另一股不一樣的氣息。

「是個小女孩啊!」Amica走到了飯桌旁,看著剛剛莉莉坐過的位置。

也許是太專注在感受這個屋子裡任何精靈存在過的痕跡,Amica沒發現到,就算時間被凝固了,大家都沒有了動作,可是從她站起來走進去的一瞬間開始,馬季的視線就沒有離開過她的身上。


—————完結—————

评论(4)
热度(11)

© 想吃熊肉的花兒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