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光少女」高冷與傲嬌 02

⚠️ 千恩CP ❤️

⚠️ OOC算我的私設算我的,有些戲裡的設定我其實忘記了,所以emmmmmmm盡力而為啊

⚠️ 接雙方鬥琴後的劇情,所以他們還是學生

⚠️ 因為太喜歡千指這個名字了所以文裡直接用這名字了,有親切感 

⚠️ 對樂器講真一竅不通,如果有什麼寫錯了請告訴我


高冷與傲嬌系列傳送門:高冷與傲嬌 01



***************



文 / 花兒繪 🌸 



—————02—————


尖銳刺耳的聲音從鄭有恩拉著的小提琴傳出來,嚇得她頓時回過神來,也打斷了她和王文的合奏。


「有恩,你怎麼了嗎?」對於鄭有恩的晃神,王文倒也不惱,而是關心的問道,「是不是不舒服?」


「啊?我沒事,」沒想到在王文的身邊她竟然還會走神,鄭有恩有些尷尬的笑道,「就是一下子想到了些事情所以走神了。」


「是想到了千指的事情嗎?」王文這麼問道,儘管他早已知道答案。


「怎麼可能!」只是沒想到,鄭有恩的反應會這麼大,「我沒事幹嘛想到她啊!」


鄭有恩的反應,坐實了王文的想法。他站起來走到了鄭有恩的前面,低著頭看著她。


「妳向來好強,我們這次輸給了民樂,我知道你一定很不服氣,」王文輕輕地拍了拍她的頭,對於這件事情,他雖然有些不快,可是見證到了民樂的實力,他還是服氣的,「但是的確千指的實力就在那,我們都看見了。是我們以前疏忽了,沒注意到還有這一號人物。」


「師哥,只要我們再多練習,一定可以打敗她的吧!」就連王文都對千指的實力表示讚賞,更讓鄭有恩不服,「幫我們西洋樂出一口氣。」


鄭有恩從來都是這樣的人,輸贏在她的眼裡,比什麼都重要。王文嘆了一口氣,終是走回了鋼琴邊。


「我們練習吧!」沒有順著剛剛的話題說下去,王文自顧自的演奏起來。


音樂的開始,鄭有恩也連忙架起自己的小提琴,隨著王文彈奏出來的旋律,和他一起合奏。隨著鄭有恩越拉越快的旋律,到最後竟是王文要追上她。


鄭有恩的內心在躁動著,從她的音樂就聽出來了。


練習了約莫一個小時,王文和鄭有恩才停了下來。收拾好自己的東西,然後互相道別。


「回去好好休息!」王文離開前對鄭有恩這麼說道。


「你也是,」鄭有恩笑了笑,對他揮手了揮手,隨後兩人便轉身朝不同的方向離去。


鄭有恩回宿舍的路上,必然會經過民樂系的練琴房。她看了看自己的手錶,已經是傍晚五點鐘了。這個時候的千指,應該也已經離開了。


練琴房外空無一人證明了鄭有恩的想法是正確的。要是千指現在在裡面的話,門外是不可能一個迷妹都沒有的。


經過練琴房,鄭有恩停了下來。看著那道門,千指平日在裡面專心彈奏古箏的模樣竟然在她腦海裡浮現了出來。


這個平日鄭有恩完全不屑進去的練琴房,今日不知怎麼的,她竟然鬼使神差般的,走上前去扭動門把,打開了門。不出所料,裡面空無一人。


只有千指的古箏被安放在裡面。


鄭有恩像是做賊心虛般的放輕了腳步,有些躡手躡腳的走到了那古箏旁。她像是著了魔般,手指輕輕地撫上了那琴弦。


和小提琴的琴弦觸感完全不一樣。


這就是平日千指彈奏的時候會感覺到的。


腦海裡又想起了千指在漫展上彈奏“權御天下”的畫面,鄭有恩感到自己的心跳又開始加速。


模仿著腦海裡千指彈奏古箏時的手指動作,鄭有恩隨意地撥動了一根弦,發出了一聲清脆的聲響。


「你在幹什麼?」千指的聲音忽然地從身後傳來,嚇了鄭有恩一跳。


她回過頭,發現千指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出現在了她身後,直直地望著她。


「你什麼時候在的?」鄭有恩像是被抓到偷腥的小貓,想要裝作有底氣的樣子,卻不敢直視千指。


「你彈我古箏的時候,」千指依舊盯著她,這般窘迫的鄭有恩平日可沒什麼機會看到的呢!


和千指之間的身高差距讓鄭有恩感到壓迫,再加上目前的狀況看來怎樣說都是她的問題,從未讓自己陷入過如此窘境的鄭有恩此刻竟然慌了手腳不知道該怎麼辦。


「你進來民樂的練琴房想幹嘛?」千指倒是步步緊逼,她就不相信鄭有恩會單純的只是想要進來參觀。


「我就進來參觀不行嗎?」這樣的藉口鄭有恩居然還真的說得出口,彷彿找回了一點底氣,她抬頭看著千指,「校規又沒有說明西洋樂系的學生不能盡民樂系的練琴房。」


「妳剛彈了我的古箏,」千指提醒道,聽到這事,鄭有恩馬上的又心虛了。


這該怎麼解釋?解釋太多還不如什麼都不說。


「我走了,」鄭有恩鼓起勇氣說了這三個字,便逕自的往門口走去。


拜託不要攔我!表面上裝得一副波瀾不驚,鄭有恩的內心在呼喊。


可惜千指聽不見,她走上前去,在鄭有恩差不多要踏出練琴房前,一手擋住了她。


鄭有恩的腳步停了下來,瞪著千指。


「妳來得剛好,」千指對上她的眼神,「我有事找你。」



—————🌸—————

评论
热度(12)

© 想吃熊肉的花兒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