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光少女」高冷與傲嬌 10



⚠️ 千恩CP ❤️

⚠️ OOC算我的私設算我的,有些戲裡的設定我其實忘記了,所以emmmmmmm盡力而為啊 

PS:個人感覺已經大幅度的OOC了 OTL

⚠️ 接雙方鬥琴後的劇情,所以他們還是學生

⚠️ 因為太喜歡千指這個名字了所以文裡直接用這名字了,有親切感 

⚠️ 對樂器講真一竅不通,如果有什麼寫錯了請告訴我


高冷與傲嬌系列傳送門:

高冷與傲嬌 01

高冷與傲嬌 02

高冷與傲嬌 03

高冷與傲嬌 04

高冷與傲嬌 05

高冷與傲嬌 06

高冷與傲嬌 07

高冷與傲嬌 08

高冷與傲嬌 09


***************

文 / 花兒繪 🌸

—————10—————


門被打開,貝貝醬和塔塔醬卻完全沒有回頭,依舊沈迷在了她們的遊戲世界中。


「這麼快把鄭有恩送回宿舍了啊?」雖然是在問著千指,可是貝貝醬的眼睛卻沒離開電腦屏幕,「怎麼不多聊一會兒?」


「她師哥送的她,」千指的聲音有些悶,一頭栽進了浴室裡,「關我什麼事。」


從來沒有聽過千指說這樣喪氣的話,貝貝醬和塔塔醬頓時停下了手中的遊戲。想回頭關心一下千指,對方卻直接進了浴室關了門。


遊戲裡的人物死亡。貝貝醬和塔塔醬相顧無言。


比千指早幾分鐘回來的櫻仔不明所以,用手機寫了「發生什麼事」然後再用自拍棒把手機伸到了貝貝醬和塔塔醬的面前。


「大概是失戀了吧?」貝貝醬嘆了口氣,帶回了自己的耳機,「怎麼都沒想到小霾會有這樣喪氣的一天啊!」


「都還沒開始戀愛呢怎麼算失戀呢?」見貝貝醬回到了遊戲世界,塔塔醬也連忙轉過身去,「小霾不會有事的啦!」


重新投入遊戲的兩人,絲毫沒有發現到櫻仔此刻震驚至極的表情。我的天啊我不過是出去了一趟,怎麼一回來就是千指談了戀愛又失戀的狀況了?而且這一切,都是在這幾個小時內發生的吧!


絲毫不在乎外面的人對她此刻的狀態做出什麼樣的評價,千指打開的水龍頭,僅用雙手托著,裝了滿手的水,便往自己的臉上潑來。陣陣的涼意稍微舒緩了她鬱悶的心情。


抬頭看了看鏡子裡的臉,某種程度上,千指對自己的外觀還是很有自信的。


她有好看的臉,有讓女生羨慕的身高,也彈得一手好琴。就是這樣的完美組合,造就了B站上迷妹無數的千指大人啊!


可是迷妹無數的千指大人,卻偏偏入不了鄭有恩的眼。鄭有恩的眼裡,只有王文。


晃了晃頭想把那些奇怪的思想給趕走,什麼王文什麼鄭有恩的,自己跟他們本來就不是同一科系的。說的再直接點,他們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本來就不該被扯上任何關係。


也許民樂和西洋樂,注定無法攪和在一起。


直起身子,千指深呼吸了一口氣,確定把自己的心態給調好後,便是關上的水龍頭,出了浴室。這門剛一打開,一個人影便是向他衝了過來,緊緊的抓著了她的手臂。


「我的千指大人啊!」陳驚激動地嘶吼道,「你可千萬不能幹傻事啊!」


「啊?」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千指,只是一臉懵地看著眼前的女生。


這個陳驚,又在發什麼神經了?


「貝貝醬和塔塔醬都跟我說了啊!」陳驚進化到了緊緊地抱住了千指,輕拍著她的後背,「妳單戀鄭有恩但是被王文師哥橫刀奪愛了啊!妳可千萬不要傷害他們,更加不要傷害自己啊!你的迷妹那麼多,總有一個適合你的。」


「妳在瞎說八道個什麼勁?」終於回過神來的千指忍不住要把陳驚推開,怎知道這姑娘看起來矮小,力氣了一點都不小,「妳放開我!」


「我不放嗚嗚嗚!」陳驚還真的擠出來了幾滴眼淚出來,「除非你答應我不做傻事。」


「櫻仔,」千指翻了個白眼,停止推拒陳驚的動作,對櫻仔說道,「把我的武士刀遞給我。」


聽到這話,陳驚連忙的就放開了千指。倒退了三步,對她露出了一個陳驚的標誌性傻笑。


「你是特地來502發神經的嗎?」千指撫平了被陳驚弄皺的衣服,隨後轉身爬上了自己的床。


「我這不是關心你嘛!」陳驚訕笑著說道,「你都不知道我聽見妳失戀的時候都擔心死了。」


「誰跟你說我失戀的?」千指盯著她,眼神慢慢轉移到了正在打遊戲的兩個Lo娘的身上。


「別看我們!」就算不往上看,塔塔醬都感覺到千指的眼神鎖定在她們的身上,「我們只是說了你和鄭有恩要一起演奏的事情,還有妳送鄭有恩回房的事情,剩下的全是她自己的幻想。」


説罷,千指的眼神又回到了陳驚的身上。


「呵呵呵呵呵呵我猜的,」陳驚一步一步後退,「至少可能也許有猜對一點吧?」


「那⋯⋯」千指有些不自然,卻還是裝做不經意地問道,「妳是怎麼知道王文的事情的?」


「我真的猜對啦?」陳驚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千指,接收到對方一記眼刀後立馬正經回來,「我之前不是喜歡過王文師哥嘛!那時候大概就猜到了他和鄭有恩的關係不簡單了。畢竟一個女人,對於自己喜歡的男生身邊的異性都會打開雷達一個一個去偵查的。」


「⋯⋯」這番話,虧陳驚還能波瀾不驚地說出來,「我先睡了。」


說完,千指便是拉上了自己的簾子,將外面的世界隔絕。無視了陳驚還在繼續嚷嚷的「有什麼事可以跟我說喔!」,「我們是夥伴呢是Nakama喔!」


聽到這詞的千指皺了皺眉,陳驚這傢伙,什麼時候開始看海賊王了。


思考著她剛剛說的話,也就是說,鄭有恩和王文,也許很早很早就已經低調地在一起了吧!


拿起手機點開相冊,看到最新的照片和影片都是鄭有恩。千指點開了那影片,看著中間的播放按鈕卻是遲遲點不下去。


算了,洩氣地把手機放到一旁,用被子蓋過了自己的頭。


想多也是心煩,睡覺。


—————🌸—————


评论(3)
热度(12)

© 想吃熊肉的花兒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