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光少女」逃殺遊戲

純屬惡搞的短篇!

純屬惡搞的短篇!

純屬惡搞的短篇!


OOC什麼的算我的因為只是想惡搞 >v<


文中的遊戲靈感源自於「第五人格」

設定是千指和首席已經交往中但是首席依舊是個傲嬌所以emmmmm

就這樣啦食用愉快!



***************

文 / 花兒繪 🌸

—————逃殺遊戲—————


說好的修學旅行,怎麼到最後事情會發展成這個樣子了?


鄭有恩和蘇潼躲在了草叢中,大氣都不敢喘一聲。生怕這小小的聲響,都會將那可惡的獵殺者引來。


「到底是誰建議玩這個破遊戲的?」鄭有恩雖然生氣,但還是壓低了自己的聲量「我們是音樂學校啊!修學旅行難道不應該是充滿文藝和音樂的嗎?」


「誰知道民樂系的人發什麼瘋說要和我們一起玩逃殺遊戲!」蘇潼也壓低了自己的聲量,抱怨著說道「美其名曰我們混合一起玩可以培養感情。」


「算了吧!」鄭有恩稍稍抬頭,環顧了四周圍「他們別給我們帶麻煩就好。我們偷偷往前走啊我好像看到有線索的標誌了。」


蘇潼點了點頭,弓著腰站起來,一步一步地跟在了鄭有恩的身後。


「哐黨」一聲巨響,距離她們不遠處。


「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發出聲音啊!」不管是誰,鄭有恩在心裡默默詛咒了他一下,隨後拉著蘇潼就朝反方向跑去。


線索什麼的,還是之後再回來吧!


手機忽然亮起,是一則新訊息。


「玩家「陳驚」被獵殺者「千指」擊中,進入殘血狀態,請其餘玩家盡快前往拯救。倒數一分鐘,玩家「陳驚」將進入死亡狀態,淘汰出局。」


「欸陳驚被打了!」蘇潼被鄭有恩拉著走,卻是一直看著手機「我們要不要救她?」


「別管她,」鄭有恩在不足三秒的情況下毅然地就作出了放棄隊友的決定,「現在回頭救她,萬一獵殺者在她周圍我們也會犧牲的。」


線索呢到底最後的兩條線索在哪裡啊?


鄭有恩一邊跑一邊四處張望,在這麼大的環境裡要找一張白紙的確困難了些。


拜託快點給我線索然後結束掉這個荒唐的遊戲吧!


蘇潼沒在認真找線索,反而眼睛一直盯著了手機,期待著關於這場遊戲的狀況有什麼進展。


「玩家「陳驚」發了一條求救訊息,請點擊「播放」。」


蘇潼不疑有詐地點了下去。


「沒有想到你們真的這麼狠心啊不來救我啊!」 陳驚鬼哭狼嚎的聲音頓時傳了出來,「千指大人虧我這麼崇拜你你居然殺我!在我臨死之前請告訴我媽媽我愛她,還有對不起,上個星期她留著要當宵夜的排骨是我吃了。」


「她到底在說什麼話啊!」說到最後,蘇潼都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廢話!」鄭有恩簡潔的總結了陳驚的話。


倆人萬萬沒想到的是,在陳驚的話傳出來的時候,有一個身影悄悄的就跟在了他們的身後。而就趁他們不注意的時候,一個彩彈打中了蘇潼。


彩彈打在了蘇潼的身上時爆了開來,七彩的粉末頓時在空氣中散了出來。而獵殺者就趁她們來不及反應過來的時候,準確地將手銬銬住了蘇潼。


「你居然沒有守著陳驚!」蘇潼大吃一驚,千指的行動是她萬萬沒想到的。


「早就料到了你們不會救她,」千指對蘇潼露出自信地一笑,拉了拉手銬,「所以就直接追著你們了啊!」


「有恩快跑!」隨後蘇潼的反應,竟是鬆開了鄭有恩的手。


事情發生在一瞬間,鄭有恩甚至不知道千指是怎麼就這麼忽然的出現在她們身後,一下子地蘇潼就被打了也被銬了。這一反應過來,鄭有恩便是急忙地逃走了。


不是沒有義氣,只是蘇潼被銬了,要是她選擇留下來解鎖,下場就是千指會連她也一起銬了。


這個時候,還是走為上策了。


一直沒有拿過出來的電話又響了,鄭有恩確定自己跑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後,才拿出了手機來看。


又是一條新訊息。


「玩家「蘇潼」被獵殺者「千指」擊中,進入殘血狀態,請其餘玩家盡快前往拯救。倒數一分鐘,玩家「蘇潼」將進入死亡狀態,淘汰出局。」


鄭有恩有些頭痛。她現在和蘇潼的距離不遠,要趕在一分鐘內去救她還是可以的。只是萬一千指守在蘇潼的身邊的話,這麼一去無疑是送死。


如果不救蘇潼,她還得找到剩下的兩條線索才能順利逃出。一條線索她已經知道在哪裡了,就在剛剛陳驚被銬的地方,可還有一張她確實怎麼都找不到。


鄭有恩看了看時間,預算了一下她接下來的行動。現在開始,她花二十秒鐘在周圍尋找線索。二十秒後,不管找不找到,都必須回去帶走蘇潼。


這樣算好之後,鄭有恩偷偷摸摸地看了看四周圍,確定千指不在後,小心翼翼地往外走去。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坦白說二十秒真的沒有很多,手錶滴答滴答的聲音此刻像是被放了無限大,讓鄭有恩聽得格外清楚。


一張白紙,一張白紙。鄭有恩滿腦子的都在想著一張白紙,希望那張白紙此刻就出現在她面前。


還真的就這麼出現了呢!


鄭有恩有些不可置信的從樹幹上拿下被釘在了上面的白紙,「線索」倆字大大的被印在了上面,還有一連串的小字。


現在可沒有時間看了,鄭有恩把難得找到的線索收進了口袋裡,隨後便是想著剛剛蘇潼被銬的地方跑了過去。


地方不遠,鄭有恩才跑了十來秒就看到了被銬在一旁的蘇潼。她急忙跑過去,想要解開那副手銬。


也許是覺得自己注定要被淘汰,蘇潼完全沒有留意到鄭有恩此刻向她跑來,雖然是被銬著的,卻一副悠閒自在的樣子滑著手機。


到鄭有恩出現在蘇潼眼前時,著實嚇了她一跳。


「有恩你怎麼回來了?」蘇潼有些感動,卻還是說著違心話,「妳不應該回來救我的,妳找到線索就應該馬上離開了。」


「一个人逃沒意思,」鄭有恩說著話,可是卻是一直盯著那手銬,想著要如何解開,「你知道我不會丟下你的。」


「對啊!」要不是現在被銬著,蘇潼簡直想要給鄭有恩一個大大的擁抱了,「我知道你一定會回來救我的。」


鄭有恩對著蘇潼笑了笑,輕輕地敲了一下她的額頭。


「我也知道妳一定會回來救她的。」


千指的聲音從鄭有恩的身後傳來,鄭有恩都還來不及回頭,一枚彩彈準確的打在了她的背後,炸出了七彩的粉末。


「遊戲結束了」鄭有恩也懶得再掙扎,伸出雙手便是呈現投降狀態,「妳趕緊把我也銬了然後結束掉這個遊戲吧!」


看著鄭有恩主動伸出來的雙手,明明馬上勝利了,千指倒是覺得非常沒有意思。忽然的心生一計,千指只是銬上了鄭有恩的一隻手,另一邊的手銬,銬在了自己的身上。


「跟我走吧!」千指搖了搖套著手銬的手,連帶著鄭有恩也受影響,「俘虜小姐。」


「你幹什麼?」不理解千指的做法,鄭有恩站在了原地不打算被千指拖著走。


「俘虜不該問這麼多,」千指不含糊,回過頭去一把地就把鄭有恩以公主抱的形式抱了起來,「要乖。」


本來就被銬在一起的,鄭有恩的手,因為被打橫抱起來的關係,反壓在了她的身後,讓她此刻就連掙扎都顯得那麼沒力。


「放我下來!」炸毛的首席,在千指的懷裡扭動著「你聽見了沒!放我下來!你要帶我去哪裡?」


「要乖,」千指倒也不惱,抱著鄭有恩越走越遠,留下了蘇潼一個人。


越走越遠的倆人,拌嘴的聲音也越來越小聲。


蘇潼嘆了口氣,拿起了她的手機,俐落的打下了一行訊息。


「玩家「鄭有恩」被獵殺者「千指」擊中,進入被挾持狀態,請其餘玩家自行離開,不要打擾。遊戲結束,獵殺者「千指」大獲全勝。獎品:炸毛的小提琴首席一位。感謝各位參與。」





—————🌸—————

评论(4)
热度(13)

© 想吃熊肉的花兒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