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魔的—續】降魔的之肇事者⋯⋯第二章

第二章總算帶著我家小天使出來溜達了 (^^♪

那個,我可不是有什麼私心哦畢竟劇情需要嘛第一章的魔又被馬季給滅了所以就寫個新的吧 (≧▽≦)



—————第二章—————


在他們不遠處的一棟建築物上,一名身穿全黑的女生站在那。她的手上拿着了一把扇子,扇子半遮她的脸,只露出了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越开越远的的士。那双眼珠子漆黑至极,仿佛像个漩涡一样,有着吸引万物为之沉沦的魔力。这就是她的能力,也是她的武器。

 

直到的士转了个弯离开了她的视线,她才把眼睛闭上略作休息。刚刚的士上,并没有她所期待看到的人。修炼了三千年的石敢当,你到底去了哪里?是真的死了?还是藏起来了?

 

对于今晚的一無所獲,那女生显然很不满意。睁开眼睛怒瞪了那转角处一眼,转过身去便凭空消失在突然冒出来的一团黑烟当中了。


*******************

 

“豪仔……豪仔……”有人很紧张地在呼唤他的名字。

 

莫伟豪觉得自己很辛苦,他正沉在水中没办法浮出水面,水一直往他的体内涌去,他无法呼吸,肺部也快要被水灌得爆炸了。隐隐约约间,他听见了有人在叫他。

 

艰难地睁开眼睛,有个黑色的小小人影背对了阳光对他伸出了手。

 

“豪仔!拉着我!”那个人焦急地对他喊道,他拼命地想要伸长自己的手,却是怎么都碰不到他,“拉着我的手!”

 

莫伟豪动用了全身的力气,想要往那个人游去。可是他们之间的距离好像怎么都拉不近,他也伸出了他自己的手,在水中扑腾的想要抓住那个人,可是却怎样都没办法达到。救命的稻草就在眼前,他却怎么都攀不住,体内的剧烈痛苦也在增加,他开始觉得意识模糊。

 

真的好痛啊,就这样死掉吧。

 

莫伟豪拒绝了继续求生的本能,他也没有了这个力气,只能慢慢的闭上眼睛,感觉自己和这个世界越来越远。

 

本来应该要越来越冷的,可是突然间,他感受到了一股暖意缓缓地注入了他的体内,肺部快要被水灌爆的痛苦也随即消失了。他睁开了眼,看见自己的周围不再是浑浊的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上了岸,不知道什么时候天黑了,有个身穿黑裙子的女人就站在他旁边盯着他。

 

“你救了我?”莫伟豪怯怯的问道。

 

那女人手上拿着的扇子挡掉了她半边脸,只露出一双眼睛,“豪仔……豪仔……”

 

那女人温柔的唤着他的名字,一句一句的,没有停下。

 

“你是谁?”莫伟豪虽然觉得这个女人很奇怪,但是更多的,是对她的好奇。

 

“豪仔……豪仔……”呼唤声依旧持续着,可是声音却越来越粗糙,从一个娇柔的女声,变成了粗壮的男声。

 

莫伟豪被吓到了,身旁突然狂风大作,他看见自己周围的风景在崩裂。转头惊慌地看向那女生,她也在碎裂着。

 

在她完全碎裂之前,莫伟豪听见了她说,“Amica。”

 

“不!”似是痛苦得不能自己,莫伟豪抱着自己的头大喊,却无法阻止周围的崩裂。

 

“豪仔……豪仔!”

 

剧烈的摇晃,让莫伟豪瞬间清醒过来。他现在就坐在了一辆的士里面,马季不知道什么时候坐过来他旁边,一脸紧张的紧紧握着他的肩膀。

 

“豪仔,”马季紧张的问道,顺便帮莫伟豪擦了擦他额头的汗,“你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原来又是做回了那个梦,梦见了他小时候溺水,梦见了他的死亡,还有梦见了拯救了他的Amica。

 

Amica怎么一不在身边,就开始做这样的梦了呢!

 

“梦见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而已,”莫伟豪尽力让自己的语调保持平稳,“没事的。”

 

“是梦见了……”从小认识莫伟豪起,马季就没见过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在他的身上,所以此刻他说做噩梦,马季大概也猜到是什么事情,“你小时候溺水的事情吗?”

 

莫伟豪有些吃惊的看着马季,没有回答他。

 

“……”车内忽然陷入了沉默,似是过了良久,马季才开口说道,“对不起,都是我……”

 

“到了吧?我很想念妈妈呢!”不知道该怎么反应马季的道歉,莫伟豪连忙打断他,“我们快点上去吧!”

 

转过头也不开门的就穿门而出,抬头看了看这在他遭受厄运前,住了那么多年的地方。这里还是什么都没变,楼层一样的旧,油漆一样的斑驳。他本该,在这样老旧却又安稳的地方平安喜乐地长大的。

 

就算道歉又怎样?道歉可以把我这些年失去的还给我吗?道歉可以让我回到过去,不受那些苦吗?

 

马季,我不会原谅你。

 

 


*****原创角色Amica人设图*****






—————完結—————

评论
热度(14)

© 想吃熊肉的花兒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