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光少女」高冷與傲嬌 09



⚠️ 千恩CP ❤️

⚠️ OOC算我的私設算我的,有些戲裡的設定我其實忘記了,所以emmmmmmm盡力而為啊 

PS:個人感覺已經大幅度的OOC了 OTL

⚠️ 接雙方鬥琴後的劇情,所以他們還是學生

⚠️ 因為太喜歡千指這個名字了所以文裡直接用這名字了,有親切感 

⚠️ 對樂器講真一竅不通,如果有什麼寫錯了請告訴我


高冷與傲嬌系列傳送門:

高冷與傲嬌 01

高冷與傲嬌 02

高冷與傲嬌 03

高冷與傲嬌 04

高冷與傲嬌 05

高冷與傲嬌 06

高冷與傲嬌 07

高冷與傲嬌 08


***************

文 / 花兒繪 🌸

—————09—————


被擺弄來讓千指三百六十度檢視完自己身上的服飾,又在千指的指揮之下換了一些小飾品後,鄭有恩終於可以換下那一整套衣服了。


她松了一口氣。比起被一直要求換這個換那個,更多讓她感到不自然的是千指一直停留在她身上的眼神。


「這一整套我就收好了,」塔塔醬從鄭有恩的手上接過了那一套衣服,「到時候表演日妳到我這裡來直接換上就好。」


「啊?」鄭有恩有些吃驚,「在這裡換了然後這麼穿著過去啊?」


「對啊!」塔塔醬小心翼翼地把那一整套給放進了她的櫃子裡,「有什麼問題嗎?」


別說穿著出去了,要她穿著這一套在校園內行走都過不了她自己那關了。


「別擔心啦到時候比妳華麗的人可多得是呢!」雖然貝貝醬這麼說,卻絲毫沒有讓鄭有恩放下心來。


「下個星期六就是演出了,」千指看了看手機確定日期,對鄭有恩說道,「雖然我們的默契比起一開始已經算好了,但是還是要多磨練才可以。」


「那你有什麼意見?」鄭有恩看著千指,總覺得眼前這個人就是一肚子壞水。


「從明天起,練習時間加長一個小時,」算了算時間,這樣應該就足夠了,「六點到八點。」


「不行!」鄭有恩一口回絕,「七點過後那段時間可是系主任查勤得最嚴厲的時段,我可不想被他發現我在做什麼。」


「欸你怎麼這麼說話啊!」貝貝醬不服地說道,「我們民樂超厲害的好嗎!」


「對啊對啊!」塔塔醬對鄭有恩擺了個鬼臉,「手下敗將。」


「你們!」說到這四個字,鄭有恩氣結。


「好啦好啦!」千指連忙調節道,「可是我們的練習時間的確不夠了。六點到八點這段時間的確不大好。安全起見,要不就直接換成九點到十一點吧!」


「九點到十一點?」這個時段才更加尷尬吧!鄭有恩在內心默默吐槽。


「這段時間足夠我們練習,又不怕系主任的查勤,」對於這個時段,千指倒是覺得十分滿意,「況且練琴房隔音那麼好也不怕打擾人,我覺得挺好的。」


「你們民樂系的倒是無所謂,」鄭有恩還是覺得不妥,這個時間點對她來說太遲了,「我們西洋樂系的門禁可是很嚴的,十一點練完我回去得睡走廊了。」


「你擔心的是這個啊!」千指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思考了一下,說道,「那接下來的一整個星期,妳就睡我這裡吧!」


「啊?」三個人同時看向了千指。


我的天啊千指大人這出手也太快了吧!


「我的床還能在容下一個人,」千指指了指她的床,對鄭有恩說道,「多妳一個,還不至於塌。」


看著那被簾子遮擋著了的床,鄭有恩臉上好不容易消下去的紅暈下一次爬了上來。


「誰⋯⋯誰要和你一起睡了啊!」就連聲量都忍不住加重,鄭有恩結巴了起來,「我要走了⋯⋯」


「我送你吧!」千指都還沒說完,鄭有恩已經奪門而出了。


她連忙追了上去,留下了相互對望的貝貝醬和塔塔醬。


「哇我真的從來都不知道小霾這麼直接啊!」感覺今天又認識了新一面的千指,貝貝醬感嘆道。


「只是怎麼都沒想到她的對象會是鄭有恩啊!」塔塔醬低下頭輕輕搖了搖,有些可惜地說道,「我都聽到一大票千指大人的迷妹心碎的聲音了。」


鄭有恩幾乎是跑著離開502的。拜託,繼續留在那個人身邊,她真的會炸的。


不抬頭走路會發生意外的概率很高。這不後方的千指還沒追上來,鄭有恩倒是直直地裝進了一個人的懷裡。


「有恩?」這把聲音,就算鄭有恩不抬頭看也知道是誰,「你怎麼啦?跑這麼快。」


「師哥啊!」鄭有恩退了一步,有些抱歉地說道,「對不起啊我撞疼你了嗎?」


「我沒事,」王文有些親暱地摸了摸鄭有恩的頭,「倒是妳,這幾天都魂不守舍的,怎麼了嗎?」


這些行為,他們只會在私底下做。


別看平日的王文似乎對所有的異性都絲毫提不起興趣的樣子,私底下他對於鄭有恩這個小師妹可寵了。除了他們都是西洋樂系的學生以外,更多的是他們有一樣的理想,一樣的話題。


而就在剛剛鄭有恩撞上王文的那一刻時,千指也正好趕上。


她第一個反應,竟然是在轉角處躲了起來。


怎麼說,鄭有恩都還不是百分之百的接納了民樂。既然如此,也還是不要給她添額外的麻煩的好。


「只是最近有點累吧!」面對王文,鄭有恩就連聲音都溫柔起來了,「師哥不用擔心我。」


「妳啊就是太拼了,」王文在鄭有恩的額頭上輕輕彈了一下,「別這樣折騰自己,要是累了就好好休息知道嗎!」


「知道了啦!」鄭有恩摸著被彈了的額頭,有些嬌嗔地說道。


這一幕,被躲在一邊的千指盡收眼簾,越看越覺得心裡不是滋味。


還以為這幾天,自己已經看到了很多別人沒機會看到的,鄭有恩的另一面。原來,也只是很小很小的部分而已。


鄭有恩只要跟她杠起來,就像是一隻伸出利爪的貓一樣。


可原來在王文的面前,她竟然也能這麼溫馴。


「對了,下個星期六我們去聽個講座會吧!」王文忽然說道,「就是我上次說的,關於我們將來要出國升學的那個講座會。」


「下個星期六嗎?」這個時間點,會不會有點太巧了?


鄭有恩忽然地有些茫然了。她腦海裡忽然出現了千指。


「對啊!妳不是很期待的嗎?終於等到了啊!」王文再一次摸了摸鄭有恩的頭髮,眼神裡是藏不住的寵溺,「下個星期六你早點準備,我來接妳。」


鄭有恩沒有回答,只是露出了一個僵硬的笑容。


千指在一邊聽完了他們的對話,她看了看手指上戴著的,代表了她千指大人身分的戒指。


千指大人和王文師哥,鄭有恩的心到底放在了哪裡?


自嘲般地笑了笑,這還需要問嗎?


只是心裡怎麼有點澀。


—————🌸—————


评论(5)
热度(11)

© 想吃熊肉的花兒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