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光少女」高冷與傲嬌 12

⚠️ 千恩CP ❤️

⚠️ OOC算我的私設算我的,有些戲裡的設定我其實忘記了,所以emmmmmmm盡力而為啊 

PS:個人感覺已經大幅度的OOC了 OTL

⚠️ 接雙方鬥琴後的劇情,所以他們還是學生

⚠️ 因為太喜歡千指這個名字了所以文裡直接用這名字了,有親切感 

⚠️ 對樂器講真一竅不通,如果有什麼寫錯了請告訴我


高冷與傲嬌系列傳送門:

高冷與傲嬌 01

高冷與傲嬌 02

高冷與傲嬌 03

高冷與傲嬌 04

高冷與傲嬌 05

高冷與傲嬌 06

高冷與傲嬌 07

高冷與傲嬌 08

高冷與傲嬌 09

高冷與傲嬌 10

高冷與傲嬌 11


***************

文 / 花兒繪 🌸

—————12—————


一個人坐在了離學校不遠的小餐館,千指隨意點了一碗麵。麵做好了盛到了她的面前,她卻一口都沒吃。


一隻手托著自己的下巴,有些出神。


雖然跟自己說了,不要再想鄭有恩。可是剛剛發生的事情,卻一直縈繞在她的腦海之中。越是不想,越是沒辦法控制自己不去想。


她在想,鄭有恩作為一個菁英般的存在,這也許是鄭有恩的人生中第一次感到這麼憋屈。自己為什麼要讓她感到憋屈。鄭有恩難受了,也不見得她有多痛快。


手機鈴聲忽然響起,總算把幾乎石化的千指給喚了回來。


「來電顯示:陳驚」


接通了電話的那一瞬間,陳驚那二十四小時都充滿元氣的聲音傳來。如果可以的話,把妳的元氣也傳一點給我好嗎?


「大人,妳現在是不是進不了宿舍了啊?別擔心,妳最盡職盡責的小迷妹外加隊長現在就去拯救你!」陳驚自顧自地說著一堆千指聽不懂的話,並且做著小迷妹拯救大偶像的白日夢。


「你說什麼呢?」千指打斷了陳驚的白日夢,「我還沒回宿舍呢!」


「欸那你在哪?」陳驚這才正經回來,「我給你把你落下的鑰匙送過去。」


千指好奇地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鑰匙就在她的身上呢!


「那不是我的鑰匙,」說罷,千指就想要掛斷電話了。


「奇怪了,這琴房平日就她在用的,」依稀的聽見了,那是李由的聲音,「這不是千指大人的鑰匙還能是誰的鑰匙啊?」


「等等,」還好電話還沒被掛斷,千指連忙問道,「陳驚,你們在哪裡撿到鑰匙?」


「就⋯⋯」還以為通話結束了,突然聽到千指的聲音傳來稍微嚇了陳驚一下,「就在你的琴房啊!」


今天進入過琴房的人,除了她還能有誰?


「那鑰匙是我一個朋友的,」千指一邊說著,一邊從包包裡找出自己的錢包,「妳先幫我收好,我之後再跟你拿。」


連面都不吃了,匆匆付完錢後千指就往鄭有恩的宿舍跑去。


「對了,」掛斷之前,千指忽然想起一件事,「這大晚上的,你們到我琴房幹什麼?」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電話那頭傳來了陳驚尷尬又不失禮貌的笑聲,「涮火鍋。」


雖然很想吐槽陳驚和李由大半夜壓抑不住自己的慾望而跑到琴房涮火鍋這件事,可是當下,還是鄭有恩的事情被放在了首位。


西洋樂系的宿舍建築比民樂系的來得大,這也怪不得他們,畢竟西洋樂系的學生真的太多了。


遠遠的就看到這一棟建築物,以及在牆壁外抱腿蹲坐著,把頭埋進了手臂中,顯得有點淒涼的小提琴首席。


這麼遠看起來,首席大人還真的是小小的一隻呢!


千指直直地跑到了鄭有恩的前面才停了下來,喘著氣地盯著眼前的人。


鄭有恩沒有抬頭。


不抬頭也知道眼前的人是誰。


想著要怎樣先開口才不會感到尷尬,可是剛剛才吵過架的兩個人,似乎不管用什麼開場白都顯得有點奇怪。


千指忽然的想起了曾經在網上看到的搭訕手段,也許可以試一試吧!


「咳咳,」故意地清了清喉嚨,確保鄭有恩能聽見她說的話,「誰家小姐姐落這裡了啊?」


鄭有恩沒有理她,甚至連動都沒動。


「沒人的嗎?」千指一直觀察著鄭有恩,語氣也漸漸調皮了起來,「沒人的話,那就是我家的咯!」


「誰是你家的啊⋯⋯」鄭有恩的聲音悶悶的,一點都不想搭理千指。


「還會說話的呢!」千指不屈不撓地繼續調戲道,「我家的小姐姐,我可要抱回家咯!」


鄭有恩抬起頭來,眼眶有些微紅。


「滾,」回應千指無賴似地對話只有簡潔的一個字。


千指當然不會離開。看到鄭有恩紅紅的眼睛時,她剛剛無名的怒火全消了,只剩下滿滿的內疚。


蹲了下來,平視著眼前的人。


「哭過了啊!」幾乎是很肯定的語氣,千指伸出手用拇指指腹輕輕摩挲著她的臉蛋,「忘了拿鑰匙寧願坐在外面都不給我打電話啊⋯⋯」


一手把千指的手給拍掉,鄭有恩還在生氣呢!「不關你的事。」


「妳的室友呢?」千指也不惱,耐性的問著。


「⋯⋯」鄭有恩不打算回答。


「這天氣多冷,妳在這裡會感冒的,」千指好心的提醒道。


的確,夜晚的天氣比起白日冷了許多。鄭有恩剛剛還沈浸在悲傷和憤怒的情緒中沒感受到,可這千指一來找她逗她讓她漸漸消火之後,她才認真的感覺到了冷。


伸出手,鄭有恩看著千指。


「幹嘛?」千指有些明知故問地問道,「想我帶你回家啊?」


「我的鑰匙,」鄭有恩自動無視了千指的話,「你不是來還我鑰匙的嗎!」


「鑰匙沒在我身上,」千指舉起雙手以示清白。


「那你來幹嘛?」鄭有恩瞪大了眼睛,沒想過千指竟然是這麼惡劣的人,「嘲笑我嗎?」


還沒來得及發火,伸出的手被千指一把握住。


「我來⋯⋯·」千指緊緊的抓著鄭有恩涼涼的手,想要把一些熱度傳過去,「帶我的小姐姐回家。」


—————🌸—————

评论(6)
热度(14)

© 想吃熊肉的花兒繪 | Powered by LOFTER